你对白岩松的对与错有何感想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投资理财

白岩松再次引火烧身了白岩松再次引火烧身了!引火烧身的是因为河北沧州肃宁县发生特大枪击案,造成群众2死3伤,公安干警2人牺牲、2人受伤。在当晚央视新闻频道《新闻1+1》节目中,白岩松称公安干警“死亡”“离世”(而不是“牺牲”),而对杀死4人、杀伤5人的犯罪嫌疑人,白岩松说“是什么原因让五十多岁的老汉端起了枪”,而对引起了部分网民的反感甚至愤怒。

警界网民尤为突出,这几天,微信圈里看了不少警界网民的不满文字。我想了好久,是不是要对这件事说说,最后我还是觉得应该说说好:一、我也是媒体人、评论者,与白岩松的职业有着相似之处,出于职业更能理解白岩松所处的位置,在什么时间该说什么,不该说什么,说的范围与说的边界;二、我是一个与公安部门打交道比较多的人,应该说还算对警察有很深了解,“兼说当今警察”,是我在后面要着重说说警察当前的现状,以及我对警察的真实感受。先说“白岩松事件”,此次事件最关键的是“牺牲”与“犯罪嫌疑人”的用词问题。在一片挞伐声中,白岩松是如此解释的:“我们在制作这期新闻的时候,枪击案刚发生了几个小时,直播是在当天,几乎所有的事情全是问号。调查报告是昨天才出来的,已经过去了八天。当时警方也没有说法,我上节目就是引用警方官方微博,它也是采用一个非常中性的说法。”

他还说,“在过去,我们新闻刚刚开始发生的时候,就立即下定义,导致的教训和错误很多。稍微查一下资料,庆安枪击案的过程中,由于第二天县领导慰问干警,引发了媒体和公众的轩然大波。因为大家会认为,在事实未清楚的时候,就让‘慰问’表达了一种定义,这是不可以的。所以,新闻要有新闻的准则。尊敬和尊重都是一定会到来的事情,为什么要着急在新闻出发的这一瞬间呢?”在白岩松的解释中谈到“新闻中立”原则,这是站在新闻从业人员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。是的,新闻必须中立。记者就是真实的记录者,而不能夹带着自己的感情而偏离“中立”的立场。《新闻1+1》,在我看来,不仅仅是叙述新闻,而且还有评说,这个节目大多从时事政策、公共话题、突发事件等大型选题中选取当天最新、最热、最快的新闻话题,还原新闻全貌、解读事件真相。而白岩在解读中,往往是犀利的。

2011年7月23日动车追尾事故发生后,央视在救援直播上的迟钝一度遭到网友诟病,但25日央视多个节目却播出主持人的犀利发言,与铁道部“口径”明显不一致。其中《新闻1+1》节目主持人白岩松一段针对王勇平“对高铁有信心”言论的质疑,更是引发网友的支持。有网友评论,白岩松这一番质疑发言,“才是媒体人应该说的话”。那么,什么是媒体人应该说的话?“庆安枪击案”的确是个教训,但有了教训并不是该说也不说,可以定性的而不定性。客观地说,白岩松称公安干警“死亡”“离世”,说犯罪嫌疑人是“五十多岁的老汉”,也没有什么错,因为在案件发生后几个小时,有的只好用中性词,这也是新闻人的基本规律,尽量用中性词,少出错或引起争论,但白岩松没有想到,这个基本规律也不适用了。在我看来,这个时候白岩松称公安干警“死亡”“离世”,并没有错。我举个例,一位青年救落水者献出了宝贵的生命,记者说他是见义勇为牺牲了,有关部门说需要调查核实,报上级批准后,方可定为见义勇为,说他是牺牲,希望见报时不要出现这些词语。但对犯罪嫌疑人用“五十多岁的老汉”,“五十多岁的老汉”的新闻用语虽也没错,但并不恰当,为什么?一个枪杀了这么多人的人,显然是“犯罪嫌疑人”,再说,新闻单位把握不准,可打电话向公安部门咨询,用最恰当的词,同样是新闻人所追求的。用最恰当的词,显然就少了争议。当然,案件随时都可能发生变化,作为媒体人更应该注重新闻的时效性,用词的恰当性。这个时候“五十多岁的老汉”枪杀了9人,四人死亡(我又用了死亡,因为其中有两群众不能用牺牲),五人受伤,显然是犯罪嫌疑人。这样一个枪杀了9人的人还不能称“犯罪嫌疑人”吗?因为时间急,疏漏是难免的,俗话说:“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”?这也要多一份理解。